咸鱼型二秀

【博晴】一个喝酒时的小插曲

半原著向,第二天两人就同居了(x  

不知道晴明喝醉后会不会非常坦率,有什么想法统统都说出来,游戏里的晴明阿爸很年轻的样子,会不会有一点孩子气的表现呢,想想就觉得好刺激哦

想要写出原著那种暧昧的感觉,悲伤地发现自己段数不够,反而非常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博雅拜访土御门的晴明住所时,总要带点酒去的。不管有什么事,先喝上一杯再谈。晴明的式神们在这个时候都会自发地回避,她们说这是“二人的时间”。起初博雅还会因为这种回避感到别扭,后来也就不管了,说实话有几位年纪比较小的式神确实很是吵闹,如果在和晴明促膝长谈的时候小孩子们一直在旁边玩的话,晴明也会感到头痛的。

     晴明好像很喜欢这样两个人呆在一块喝酒聊天,博雅感觉得到。每次他来找晴明喝酒,晴明都会比平时更有精神,话也更多,会有抱怨,会有惊讶,那双眼睛里洒满了细碎的光。在这一刻,晴明不是大家描述中的云一样的阴阳师,这团云在博雅身边凝实,是名为安倍晴明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 晴明喝酒向来节制,最多是喝到双颊泛红便会放下酒杯。博雅与他相识以来从未见过他喝醉。但这天,不知道是秋风夹着的枫叶,还是庭院里的桂花,总之有什么东西引得晴明的兴致异常高涨,等博雅反应过来的时候晴明已经连眼角都染上了红色,拿着酒杯露出了小兽一样的迷茫表情。

     晴明盯着酒杯盯了很久,久到博雅都以为他要变成望杯石这种奇怪的东西。也就是在这时,晴明丢掉了酒杯,在博雅面前扯开了自己的衣襟,接着向后倒去躺在了地板上,然后就没有了动静,过了一会闷闷地蹦出来一句:“好热啊。”博雅看着晴明又翻了个身,衣襟下过于白净的胸膛似乎反射出柔和的光,他呼吸一滞,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  “博雅,博雅。”晴明这么叫着。

     博雅并没有理会,不,也许是不敢理会。

     身后有晴明不满的哼声,手肘被顶开,没有得到回应的晴明竟是钻进了博雅怀里。他捧着博雅的脸好让博雅只看着自己,他也只看着博雅。

      “理我一下嘛,博雅。”

     语气中甚至有一点撒娇的成分,酒香伴随丝丝热气扑在博雅鼻尖上,像丢入池中的石子一样使热浪在博雅脸上扩散开来。晴明都这么请求了,博雅也就不得不回应他。“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 这下倒是晴明莫名其妙愣住了,思考了好一会才想起自己要说什么。“为什么博雅都不来找我呢?”他问。“我这不是已经来找你了吗?”“不,不是,我是问前段时间。你上一次来是……是一个月前了吧?你不来,我去宫廷找你,你也总是不在。”晴明越说越小声,最后把脑袋靠在了博雅肩上,带着明显的失落说道:

      “我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 意识到什么的博雅浑身僵硬肌肉紧绷,惊讶和喜悦充盈他的内心。晴明很期待自己的到来吗?

     试探一般抱住了晴明,在确认没有被排斥后博雅竭力压下翻涌的情绪,“抱歉,我在写新曲子,为此经常出门,竟然忘了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  “笛曲吗?”

     博雅低头看去,只看到白发下一只清澈的眼睛。

      “对,是笛曲。”

      “我想听。”

     博雅便拿出笛子,晴明也换了个姿势,改为窝在博雅怀里。

     土御门小路上花草恣意生长的庭院里,只有清越的笛声回荡,连秋风都要为之停留。初识时清晨的露水,城门上惊艳的琵琶声;月下吟咏的和歌,殿上祭祀的舞蹈。魑魅魍魉的凄美故事混在平安京的灯火和熏香中,飘向时间长河的尽头。

     晴明已在博雅怀里睡熟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二天

博雅:“晴明。”

晴明:“怎么了?”

博雅:“我们同居吧。”

晴明:“?!!!!”

评论(7)
热度(104)

广西最菜的美术生

“鸽图鸽文、摸鱼不勾是生活的一部分。”

希望收到评论,什么评论都可以

© 咸鱼型二秀 | Powered by LOFTER